農委會豬瘟疫情簡訊如何傷害民眾的信賴共識?

Smart Phone People Window message communication 農委會豬瘟疫情簡訊如何傷害民眾的信賴共識?

幾天前,政府用「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傳遞防範疫情的政令宣導。本來不想攪和這個議題,但是很多網友這陣子幫政府護航,而我個人覺得略有不妥,所以還是發篇文章表達我個人的想法。

我們知道,事有輕重緩急,也就是管理學課本教的「緊急且重要、緊急但不重要、不緊急但重要、不緊急也不重要」。

非洲豬瘟,絕對是一件極為嚴重的事情,但是恐怕並不「緊急」,我所謂的不緊急,是相對於1分30秒之後有地震,或是20分鐘後有海嘯,這類的災害預警。

提早1分30秒知道之後會有地震,你可以立刻打開鐵門,避免鐵門變形無法逃生,如果震完沒事,大不了再把門關回來。提早20分鐘知道之後會有海嘯,你可以離開海邊的旅館或海產店,開車到遠一點的地方去買包香菸,幾個小時後確定沒事了,大不了再回去海灘玩。

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是國家跟各家通訊業者約定好的一種通訊協定,當國家發出這種警訊時,所有「事先勾選接受」的民眾,手上的設備不管本來在做什麼事(追劇、連線遊戲、通話、上網瀏覽⋯⋯),一律中斷,喪失主控權,發出警報音與震動,直到你關閉簡訊,以確保你有看到這則訊息。

這麼暴力的侵入式警告,一般民眾居然還會在手機設定中,事先勾選「願意接受」,甚至平常地震沒收到還很緊張怕是沒選好或是手機壞掉,那正是因為,民眾預期會收到的都是「既警急又嚴重」的警告,晚個幾分鐘知道都不可以的,例如地震、海嘯、空襲。

當政府破壞了這個共識的「急迫性」的信用,就會讓部分民眾拒絕在手機設定中,事先勾選同意,狼來了的次數越多次,回到設定裡取消同意的人就會越多,如果一年內「狼來了」超過5次,等到真的要發布地震或海嘯警報時,手機會響的人恐怕就不多了。

我們發現NCC在這次事件後,「可能」偷偷修改了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的敘述,在現在的網頁資訊,增列了一些包含公路封閉或地區傳染病疫情的情況,提供「疫情宣導」也可以動用這個緊急災難訊息的合理性。但事實上這些東西都是地區性的、或是只有少部分人需要的、或是較不急迫的。

我們不是說這些不重要,但是動用全國性的最具強制力的傳播手段,破壞民眾對國家級警訊急迫性的信任,來傳達例如「禁止攜帶非洲豬瘟疫區的豬肉製品入境」,這類政令宣導,不符比例原則:「當我們用輕微手段,才可以擴大影響範圍,而使用高強制手段時,就要縮小影響範圍。

例如,以宣導「禁止攜帶非洲豬瘟疫區的豬肉製品入境」為例,如果要動用到接管民眾手機主控權這種高強制性手段,影響範圍當然應該只限制在將會「出入國境」的旅客,至於其他的民眾應該用其它侵入性較低的手段,例如晚間新聞宣導。

關於把侵入性手段「只限制」在「出入國境的旅客」,我當然不是隨便講講幹話,可以做到這件事的技術有很多,但考慮要完成這件事的是政府,我以下舉兩個各級公務機關已經使用過的例子。

先舉一個例子,在例如雪山隧道的特殊場合裡,行控中心如果有必要,可以蓋掉所有AM與FM的廣播,強制進行車內統一廣播。(有興趣可以上網搜尋「雪隧的即時廣播」)

再舉一個例子,國家公園或特定風景區,可以讓剛進入的所有人,手機都先收到同一則簡訊,這技術叫做「LBS適地性簡訊廣播(Location Based SMS Service)」又稱「定位式簡訊廣播」。(有興趣可以上網搜尋「LBS適地性簡訊」)

上述兩個例子,都是現在公務機關已經用過的,如果還需要更暴力的作法,可以在特定範圍內進行「DNS 綁架」,讓所有上網中的平板或筆電的網頁被蓋台,直到他勾選「我已了解」才把主控權還他。但是這可能影響飛安,我個人也認為應該不太需要執行這麼暴力的手段。(有興趣可以上網搜尋「DNS 綁架」)

但是我個人認為上面三種手段,就夠機場與港口用來提醒即將通關的旅客了。當車子開進入機場範圍,車內已收到廣播;人走進大廳時,手機已收到簡訊;甚至打開平板時,網頁已被綁架直到你勾選「我已了解」才還你控制權,這樣應該很夠了。

我既然已經說明,將侵入性手段「只限制在出入國境的旅客」,是現行政府機關的能力已經可以做到的,那我接下來當然就有資格說,動用全民統一而一體適用的「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去宣導只有出入境旅客才有能力做到的「禁止攜帶非洲豬瘟疫區的豬肉製品入境」,是嚴重違法比例原則的。

再說一次,我知道非洲豬瘟很重要,我只是要說,當民眾發現政府可能拿最高侵入性等級的「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來做政令宣導,將會導致民眾對於這類簡訊的「緊迫性」的信任下降,這種違反比例原則的事多做幾次,在手機設定中「取消同意」的人就會飆升,於是「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的受眾可能會下降到不足以穩定國家安全的程度。

寫到這裡,各位會發現,所有試圖爲政府辯駁的人,都混淆了「重要」與「急迫」,當一個人不是出入境旅客,「攜帶」任何東西「入境」都是不可能的,至少不是幾分鐘之內可能完成的,不需要動用最高強制性手段去接管他的手機與中斷他的當下行為,只為了告訴他一件他本來短時間內就做不到的事。

混淆了「重要」與「急迫」,是很常見的資源配置錯誤的原因,也希望大家不要盲目替政府護航,如果這次沒有讓政府學習到更符合比例原則的作法,會導致日後持續的資源浪費。甚至摧毀了國家級緊急災難訊息本來應該有的功能。(文/吳康維)

  •  
  •  
  •  
  •  
  •  
  •  
  •  
  •  
  •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