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口中「政治受難者」真的都是無辜民眾嗎?

打從(以下簡稱促轉會)自比,連帶中選會被民眾戲稱西廠,一起自甘墮落淪為執政黨的極權打手後,有些人開始質疑促轉會口中的「」到底是真實還是謊言?

當執政黨為了一個特定目的而成立擁有特殊權力的委員會,裡頭的成員甚至大言不慚希望類比明朝時,不難想像促轉會成立至今無論是出發點還是所作所為全是錯誤。

尤其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滿足部分極端主義人士所信仰的「真實」,無論他們心中的祖國到底是哪一國,或者其實就是單純的為反中而反。當然還有服務當今執政黨的意味存在。

六十年後的白狼也能洗白

有關促轉會口中的,其實我到目前為止都還不曾看過這些自以為佔據道德高地,號稱轉型正義卻有強烈特定立場的專家,他們曾經在過去受難者中找到過真正的對岸或是策反者與離間者等身分,似乎所有的受難者在他們眼中都是何其無辜般的可愛。

或許我可以認為,自認站在正義一方的那群人其實一點都不在正義,也不在乎受難者的身份背景。就算在那段歷經與血汗的年代,說不定只要一個局部的入侵與破壞,現在的台灣到底屬於哪一國都還不一定的情況,促轉會也完全不在乎 —— 因為他們只想到自己的主張是否能夠被實現。

例如在最出名的叛國者林毅夫,如今貴為世界銀行總裁,當初在台灣內部就已經遭到中國共產黨吸收,主動要求前往服役好取得情報,之後才游泳逃跑去中國大陸。現在的民眾都還會抱怨因為林毅夫的逃亡,導致當年島上所有球類都被沒收,度過一段無聊的青春歲月。

又或者再過60年,這群高唱轉型正義的促轉會專家也要宣稱白狼、王炳忠和侯漢廷這些人全部都是受難者呢。

促轉會打算「處理」的很多爭議事件,目前看起來只是要找人出來好先射箭後畫靶。或許能幫助特定政黨的選舉更好?許多促轉會打算調查的事件,事實上是連破案都沒辦法的刑事犯罪。連案子都破不了,一個轉身就只能當作政治鬥爭工具。而且還是口袋裡懷有大筆預算的高級工具。

延伸閱讀:楊翠:「促轉會道歉了!」嗯,所以呢?要玩惡法亦法這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