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博士的貓禮物

我寫那年,與一位合租房子,他有一隻名叫Monster的貓。

Monster有吃有喝,可是還是愛,不為什麼,只為了證明牠行。

有時候,我一早醒來,一張開眼,會看到半死的鳥,就在鼻前掙扎。

有時候是半活的蛇,有時候是兔子,有時候是松鼠或小型一點的鼠。

不為什麼,只為證明牠行。

我毫不懷疑,Monster終有一天能像教父電影裡那樣,送我血淋淋的一顆馬頭。

有次,室友回家過聖誕節,把Monster託給我。有天大雪,雪深 80cm,Monster 卻一整夜沒回家,隔天一早,我大街小巷喊:

Monster, Monster, Monster, Kitty, Kitty, Kitty…..

邊喊邊抖。心想你就快出現吧,以後你送我什麼,我都收下就是了。

我在冰天雪地裡喊了一上午,喪失人生意義地轉身回家,一回家就看到牠高雅地坐在上,望向窗外,瞄都不瞄我一眼。我頓時相信一個關於貓的傳言:「貓這等高貴的厲害獵人,願意和人類在一起的唯一理由是,牠們在等主人死掉,好吃一頓免費大餐。」

作者:林從一,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哲學,現任台北藝術大學教授以及國立成功大學(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教授兼副校長。這篇文章《貓禮物》是林教授日前在臉書上分享國外求學時期遇到一隻貓「Monster」的獵人與獵物間的故事。

原文出自《貓禮物
  •  
  •  
  •  
  •  
  •  
  •  
  •  
  •  
  •  
  •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