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王炳忠、侯漢廷被調查局以國安法逮補拘押事件的看法

今天最具震撼性新聞,絕對是新黨的王炳忠,清晨六點突然開直播,有大批警察和調查局人員要想要把王炳忠從家裡帶走。這種情形和當年國民黨在戒嚴時期為了對抗共匪所行之事還真有 87 分像。

不對,好歹當年民國政府是為了避免台灣被共產黨侵害,這是對外禦敵,但今天蔡政府卻只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能夠延續,因此大手對內。

李明哲,這個人跑去大陸宣揚民主,結果被共產黨抓去關。

王炳忠,在台灣…呃,我還不知他能做啥,結果被調查局帶走。

甚至連王炳忠的爸爸都被帶走!?

台海兩岸還真是一家親,這種低劣的政治迫害手害竟然如出一轍。

王炳忠的人民幣,比起慶富的獵壘艦,根本就是笑話,蔡政府到底弄出這齣鬧劇又是為了哪樁?

依國家機密保護法的規定,「王炳忠案」的刑事訴訟程序一旦發動,從偵查起即需維持秘密,即使正式起訴進入審判階段,也應採秘密方式為之。等等,好歹李明哲案的審判還沒這麼秘密,我們萬萬沒想到自稱民主法治的台灣,反而一入檢調大門就可以從此人間蒸發!

古有岳飛被連下十二道金牌,今有三票齊發的炳忠,只不過岳飛是抗金抗到朝廷裡有人眼紅,王炳忠卻是一個在野黨,而且還是裡頭的小咖角色,這種等級都能觸犯國安法中的通敵罪,我也是醉了。

或許王炳忠是自從解嚴後第一位因為「親匪」事件被逮捕的人,喔,不對,因為大家後來發現,原來侯漢廷與其他新黨兩位青年也都被同樣手給從家裡帶走。

其實民進黨真正想對付的可能還是國民黨!今天對付新黨,而且還是當中小咖的小咖,或許是牛刀小試,除了打壓新黨這幾名新起之秀的聲勢外,順便觀察用這種粗糙的政治迫害手法是否能在現在的台灣社會中能行得通。

在看過網路一些民眾的言論後,我發現這種手法或許還真可以,連我寫這篇都感到有些恐懼,是否哪天就會因為被莫須有的罪名被人帶走問話。

網路上有許多鄉民在聽到王炳忠、侯漢廷被調查局帶走後卻異常興奮,像個神經病換般,到處開心大喊這些人是罪有應得,例如網路上有人直接說「叛國罪,處死啊」、「早就該抓了」、「這也要說明,當台灣人都智障喔?喔對…是」和「這個案子的處理人員處理不好,還讓他拖這麼久」等偏激言論。

PTT的鄉民日常。

不過我想請問,我國到底還是不是民主、法治國家?

乾脆法院把大門給關起來算了,反正只要懂得開搜索票,就足以讓一群鄉民進行快樂公審。

反正只要自稱「轉型正義」,竟然可以無視民主法治程序,執行如同希特勒時代般的黑色公權。

誒誒誒,鄉民到底有沒有搞清楚,首先王的身份只是證人(至少調查局對外是這樣說的),再者法院尚未進行任何判決。結果一群鄉民卻已經把王炳忠當成十大罪犯,可不可笑?

當然了,調查局所稱的「證人」,結果卻是學戒嚴時期般,派出大量黑衣人馬親自去逮人,這種證人也實在太過恐怖了一點。

還有人說,今天王炳忠被政府調查局拘押的事件,和獨台會案的四個青年被警察當成犯罪嫌疑人逕自抓走的事件有差異,但是請問犯罪嫌疑人和「被開搜索票」、「預備好拘票」的「證人」兩者間的差別是?

我怎麼看都像一個是剛拉完屎的屁股,一個是還卡在直腸裡便秘的屁股。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 128 條所示:「搜索票,應記載下列事項:案由。應搜索之被告、犯罪嫌疑人或應扣押之物…。」換言之在開搜索票的時候,就已經認定對方是被告或犯罪嫌疑人。

看來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的不僅是官,連台下湊熱鬧的也是,甚至鄉民們最愛高喊的無罪推定原則也都能丟進茅坑。

針對同一件事,一個人過去可以反對,現在換個位置卻贊同了。

這腦袋不得了。

更別談今天調查局在傳喚和拘押的過程如此粗糙(例如兩個單位要求事件主角必須在同一個時間要在兩個地方同時出現,否則就要改用拘票抓你!你奶奶個熊最好這樣搞),更有入人於罪的嫌疑。

話說回來,今天有多少人把王炳忠喊成王偉忠的,自己舉手承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