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的228事件找不到真相?

今天在臉書上看到大家又在吵228事件,其實228這天自從被定為和(ㄔㄡˊ)平(ㄏㄣˋ)紀念日的國定假日後,儼然已經成為最佳的政治舞台秀,與其說是紀念和平而放假,還不如說是讓政客們作秀時有觀眾可看。

話說回來,日本的和平紀念日(依地區不同有平和(へいわ)の日、稱慰霊(いれい)の日或原爆(げんばく)の日等名稱)也讓我覺得很弔詭,明明日本是戰爭發起人而且還打輸投降,結果說希望永遠不要發生戰爭——先把自己家的大人管好吧。

一位G網友在臉書上質疑,228事件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如果找不到大屠殺的罪人,就要繼續吵吵鬧鬧行那諸般萬惡事。

不過打從民進黨的陳水扁執政以來都已經過了18年,結果鄉民們和覺醒青年(簡稱覺青)卻一直說找不到真相,難道沒有人覺得這個邏輯很奇怪?

事實上我國政府為了彌平228受難者的傷害,早在30年前解除戒嚴後幾年,就正式公布228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並設置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相關文獻研究早已高達幾千、幾萬篇,各種政府機密資料也早就公開解密,甚至就連美國第51區外星人也不是秘密了。

鄉民、覺青到底是為了找真相還是任憑妄想,連我看了都覺得可笑已極,而且對這些人感到極度厭煩。

更可悲的是一個人到底要如何為自己沒做過的事情進行辯護?這在律師界最常出現的質疑,卻也是律師們最喜歡操弄的手段。無怪乎律師這種職業在許多國家都被人所不齒,除了在台灣 —— 騙得好甚至能當總統呢。

如果說現在還有不明白的地方也就只有對死亡人數的爭議。依據近年最新研究指出,228事件中本省人的死亡人數在1500人左右,比當時外省人因228事件死亡人數還少[i]

其實想把屠殺罪名推給老先生是公眾皆知,就只是為了找一個政治藉口,無奈卻始終找不到證據可以說嘴,只好矯情的盡量口頭傷害(連管爺都能被民進黨潑一身髒,覺醒騷年只能對於蔣中正前總統銅像潑潑漆),而當初搞出大事情想投誠中共的某個傢伙卻反而被刻意忽略,也不曉得該替在台北馬場被處刑的陳儀高興還是悲傷。

  1. 雖然有228事件受難者遺族對《最新研究:228事件死亡人數估1304至1512人》這篇研究不滿,但是研究者是針對學者陳寬政提出的一萬八千餘名受害者的人數[ii],另外將「正常死亡」及「因228事件死亡」兩種死因進行分類,然後透過其他年份的常態性死亡比例進行推估所導出來的數據,算是蠻有意思的研究方法;雖然人數可能還是稍微低估,但我覺得也不會差異過大了。而目前正式獲得政府賠償的受難者家族約在700餘人,在現今巴不得有多少受害者都能盡量被揭露的政治氛圍下,此研究所粗估的死亡人數是賠償人數的2倍也算符合常理。
  2. 陳寬政認為228事件造成本省人口的死亡有一萬八千餘人,但是其研究方法只是單純用戶政統計的人口數據,將當年總死亡人口數量,全部歸因於228事件,其理論基礎受到非常巨大的質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