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原住民為「生番、番仔」是歧視性語言嗎?

aissue Chalkboard design 稱原住民為「生番、番仔」是歧視性語言嗎?

今天關於原住民的問題是關於「老奶奶稱原住民為「生番(生蕃)、番仔是歧視性語言嗎?」

晚上在跟一位朋友聊天時,他忽然說到自己的外婆老跟他管原住民叫做番仔,認為她老人家很煩,為何要用這種污辱性的語言,甚至還經常口角摩擦。

這我就得替他老奶奶喊個冤了,她老人家腦袋裡其實並沒有歧視的意思,這就是她那個時代的用語。反倒是現在新一代年輕人經常抱著歧視性的意識去故意說嘴某些詞彙。

蕃(番)字本身會被認為歧視用語,就好比儒家思想被稱作腐儒是一樣意思:「傻腦袋瓜兒只認半套」,所以當有傻帽立委說要取消小朋友學習文言文的時候,我們文學界一夥兒人才會強烈抗議(那些根植於意識型態花大錢成立的台語文研究所的傢伙們不算)。

蕃(番)字原本在漢族中只是用來稱呼外國或外族的說法,例如:吐魯番、荷蘭番,都是一樣的用法,原本不帶有歧視性意識。這和美國黑人在南北戰爭之前被奴役時,白種人故意叫成 Nigger 是完全不同的用法。

反過來說會稱作番仔,其實還是把原住民視為跟荷蘭、西班牙同一個階層。

在康熙字典中也說蕃字是茂盛、之意,番字做稱呼外國的或外族之意。甚至在廣東省都有一個地名叫做番。

只不過現在這個時代因為漢人跟南島語族已經融洽的生活在一起,形成了中華民國這樣一個共同國家,自然不再有外國、外族的分別。但是年輕一代又傻傻分不清其差別,因此才會抗拒老一代人使用的稱呼。

然而對於生活在那個時代的人來說,生番、番仔之類的用語其實就是漢人的一般稱呼方式,好比現代人會稱呼白種人、黑人是同樣的意思。或許隨著時代變遷,又有些自我滿足的人得說稱呼人種的顏色是歧視了吧。

我朋友最後問說我外婆那個時代跟原住民是不是對立狀態?

根據我媽媽告訴我們這些小輩,我們住在大溪內柵的老家,外婆在小時候還會被山裡部落三不五時的攻打甚至獵人頭。然而地方區域雖然經常處於類似對立的狀態,不過就當時清朝政府和一些部落頭目之間的關係來說還是保持尚可。

例如日本曾經藉著一艘船被屏東的原住民攻擊打算入侵台灣時,也是清朝政府幫忙協調、賠錢。嘛,其實國內有柵字輩的地方其實都應該差不了太多。

  •  
  •  
  •  
  •  
  •  
  •  
  •  
  •  
  •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