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火災,台灣、澎湖有類似共同中心信仰的古蹟嗎?

聽聞法國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臉書上許多文青們爭相哀悼,讓迷者內心納悶,台灣、澎湖是否有類似共同中心信仰,可以勾起人們共鳴的古蹟存在嗎?

其實在台灣島和澎湖群島兩個地區,目前還可以見到的「真古蹟」,大多是宗教廟宇建築,有著地方民眾共同信仰的背景,才多少得以躲過日據時代的摧殘(例如台北城被拆到只剩四扇門)。

現在台灣各地興起一股「假古蹟」熱潮,紛紛把日據時代建築維修,甚至是無中生有搞出一棟。

尤其廟宇的建物除了宗教信仰外,還有大量傳統中國建築的技法在裡頭,甚至不乏從中國大陸花大錢請來的師匠級人物,跟巴黎聖母院是類似的存在,差別只在於法國是單一宗教強盛,加上海上貿易與殖民主義讓他們發了大財,反觀我們大多只是地區信仰支持,兩者所接收到的關注度自然有差。

因此台灣島或是澎湖群島上,不管是哪種古蹟建築物被火焚燒,基本上都會受限於地區性以及宗教性(文青也是一種信仰)影響。

如果非要說有哪個建物發生大火能夠引起多數民眾共鳴的話,或許已經被拆掉的台北商場還能有些機會。起碼除了台北人以外,早年中南部人上台北第一眼見到的都是它。

至於故宮嘛,連想都不要去想,那裡頭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瑰寶,重中之重,是可以為此發動國家戰爭的那種重要,連有零星火災的絲毫可能性都不應該存在,只要是有出現任何大小火災,都是政府失職。即便是隕石掉落或是火山爆發,政府也必須事前防範到,沒有藉口。


話說回來,台灣島上目前值得花大錢保存的古蹟也不多,很多都是為賦新辭強說愁,把一些廉價建築當寶貝,台北尤甚。

最近的政府甚至還很流行一件事:「花人民的納稅錢重新蓋一棟已頹頃的普通日式民房」,然後再把這些全新房子當作古蹟來展覽,規定東規定西、限制一大堆。而且可能還因為太普通,所以也沒有要收費的打算。

那你還不如乾脆學日本立一塊告示碑,做開放空間算了,也不用花一堆錢,甚至蓋到一半還因為預算被卡住,只能讓房屋骨架在那邊吹風淋雨又快頹頃了。

如果真的那麼想看日本普通民房,大可買一張機票去日本旅遊,花點錢甚至還能找到可以當民宿住的百年民家。

這其實是日本人自己都在拆的東西,我們卻當成寶。

雖然不管是蓋蚊子館還是這種假古蹟,最終都有錢可撈,但現代政客跟地方民代學乖了,不去搞容易被看破手腳的蚊子館,改弄這種起碼有觀光名目的工程。

  •  
  •  
  •  
  •  
  •  
  •  
  •  
  •  
  •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